这个想法酝酿过一段时间了。不过写成文则是临时起意。

今天看到这篇文章:

 

数据库压缩技术探索

http://geek.csdn.net/news/detail/201478

 

想起以前还有一篇谈TCP的新BBR拥塞算法的:

Linux Kernel 4.9 中的 BBR 算法与之前的 TCP 拥塞控制相比有什么优势?

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53559433/answer/135903103?from=groupmessage

 

在我看来,这几个都是很重要的创新,特别是TCP的BBR拥塞控制算法。但是这些创新,它们有什么特点呢?

特点就是:它们打破了原有的技术假设。一些重要的技术创新,可能发生在原有假设被破坏的环节。

原有的思想、相关设计,基于过去的环境设定,可能过了很久之后,并不适用于当下早已脱胎换骨的环境。

而人是很容易习惯过去的动物,时间一长,就忘记了后面蕴含的假定。比如TCP原有的拥塞控制算法,基于网络带宽小,速度慢的假设上。可是过了这么多年,光纤大行其道,骨干网络速度飞快。原有的算法就不再适合了。其它情况也是类似的。如果察觉到这个变化,找到错误假设的环节,就能得到核心级别的突破创新。

以前学《计算机原理》的时候,老师就问过一个问题:数据是校验多好,还是少好。
我们本能的回答:多好。老师说:不是,只要有条件,越少越好。因为只要链路可靠,不校验就提高了有效数据比例,提高了性能,节约了成本。
20多年前,我的第一台计算机还是486-80,内存4M,硬盘630M的时候,我也没想过自己用的PC,内存都是32G了。相对于CPU、内存,硬盘进步算最慢的了,可固态硬盘 – SSD还是能秒杀机械硬盘。

原来的拨号网络网速56k,现在光纤100M。硬件环境变了,很多基于原来硬件设定的东西都要随着变革,这里面就会有很多改进、创新的机会。